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最好的健康公益网站! [登录] [注册]
会员中心|TaG标签|网站地图|RSS订阅|在线留言|百度新闻

  • 热点搜索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名人 > 商界名人 > 人物故事 >

    李焜耀痛定思痛

    来源: 发布者: 时间:2009-01-17 12:00
    文章摘要: 李焜耀痛定思痛:明基慢慢寻找成国际品牌的机会—名人名言—名人网 国际名人网 名人电视台 名人论坛 您(名人 名家 企业家 书画家)交流信息、施展才华、分享智慧与远见的平台
     副标题#e#

      在并购西门子一役中代价惨重的李焜耀痛定思痛:慢慢寻找成为国际品牌的机会

      宣布放弃西门子手机业务惨淡记忆已经过去两个月了,与一年前并购西门子手机业务时的意气风发相比,李焜耀略显憔悴,这位54岁的企业明星还没有完全从如此巨大的挫折中摆脱出来。
     
      “这60多天来,大家都在找我,刚宣布放弃的时候有很多事需要处理,我不方便和大家谈。”昨天,李焜耀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专访时说,“现在很多事情已经解决或告一段落,我需要对大家有个交待”。李焜耀在思考或回答问题的时候,偶尔会愣一下,声音中还透着苦涩。

      明基将成为华人企业海外并购失败的典型范本?也许很多人这样认为。

      对于主动放弃西门子德国手机子公司,李焜耀承认并购前思考得不够,摔了一个大跟头,并且错过了将明基打造成全球品牌的绝好机会。但是,李焜耀认为当明基看到西门子手机业务的亏损可能继续扩大,他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不作出这样一个放弃的决定,支持他的还有明基的大股东、宏碁董事长施振荣。

      “与西门子有争议的问题,还在协调中”

      李焜耀说,当明基再也承担不了巨额的支出时,首先想到的就是保住原有业务的良性发展,才能再作打算。

      在宣布放弃之后的60多天里,李焜耀面临着巨大的压力。他告诉本报记者,德国政府和西门子那边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。“现在基本解决完了,但有些不能讲。”李焜耀说,处理过程中比较棘手的问题很多,因为明基不了解法院接管方式等问题。另外,如何处理西门子手机业务3100位员工的问题也是个大麻烦,现在被解雇的员工已达到1900多人。

      “现在我们必须离开,交给他们,和西门子有争议的问题,还在协调中。”李焜耀说,由于合约中西门子需要给明基的补偿中,还有1.17亿欧元没有到位,也许未来还有很多争议。

      “过去补助的部分全部是送到了德国,没有送到亚洲来,剩下的部分是年底必须付的。”李焜耀说,他们会否付我不知道,但合约里写的是这样。

      在一年前进行并购时,李焜耀完全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的结局。“明基计划在一年的时间里完成整合,而整个过程可能会亏损4亿欧元,于是准备了8亿欧元,希望今年第四季度能够收支平衡。”李焜耀说,西门子手机业务亏损扩大是明基始料未及的。

      这一年时间花去了明基准备两年的投入,如果再补贴下去可能还要一倍资金,但明基需要考虑到亚洲的业务,再拨出更多资金到欧洲已经承担不起,而且准备这些钱对公司来说风险太大,万一不成功还是一样要面临现在的局面。“现在至少让亚洲业务保留住,再重新出发,至少留得青山在,否则我们没有把握。”李焜耀说。

      “节流”做到了,问题出在“开源”

      对于亏损的原因,李焜耀认为是西门子推出新品的速度出了大问题,导致资金链断了。

      “过去一年,开源节流的工作我们一直在做。”李焜耀说,节流就是把成本降下来,明基把西门子手机业务在欧洲的研发中心从六个减少到三个,然后又减少到两个,而且把全球的手机生产工厂全部关掉,转移到上海。李焜耀称,过去一年中,西门子手机业务的成本节省了25%,事实证明“节流”明基做到了。

      问题出在了“开源”上。李焜耀认为,“开源”是减少西门子手机业务亏损的最重要一步,明基需要靠高端手机产品赚钱。但是,西门子所有高端产品的出货日期都落后原来的目标一个季度以上,这就使其销售价格达不到原来的目标,使亏损继续扩大。

      “明基董事会发现亏损再扩大下去我们承担不起,太庞大了。”李焜耀说,明基西门子到现在已经亏掉8亿多欧元,除掉西门子方面的补助,明基从台湾拿过去的现金将近7亿欧元。“这些费用再扩大下去,明基在台湾和大陆很多资金和优质资产就会都断送进去。”李焜耀说。

      放弃西门子手机业务之后,明基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3C业务上,并且会将战线收缩到亚太、东欧和中东等主战场上。

      “我们确实错过了一个成为全球品牌的机会。”李焜耀说,现在需要做的是慢慢来,理性地看待问题,总结后寻找其他方面的突破,再慢慢寻找打造成国际化品牌的机会。

      李焜耀:明基品牌受损不像想象中那么大

    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:明基在整合西门子的过程中,主要是新品推出的速度出了问题,你们遇到了什么困难?

      李焜耀:西门子是一家一百多年、有着很深传统的企业,整合复杂度超过预期。我们的亏损最主要是新产品的推出一直落后于计划的时间点,这关系到研发部门及一系列小的团队的效率,我们还没那么快去掌控它。由于西门子手机业务大多外包出去,研发管理上需要协调的方面太多,导致管理复杂度超乎想象。

      我们当时就希望将外包团队转变成自己员工,但西门子不准再加人,我们认为这很奇怪,但在他们那里却很正常。第二是由于研发据点太分散,导致沟通的成本和时间大大提高,我们在这一年中将欧洲六个研发中心整合成了三个,又整成两个,但还是太分散。

    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:西门子手机此前在运作的速度上向来慢于诺基亚、摩托罗拉等公司,你们在这方面的改造为什么没成功?

      李焜耀:并购前我们就知道西门子手机在研发和推出新品上的速度比较慢,但我们希望通过亚洲企业的弹性、速度以及人力资源成本低的优势,去加快他们更新换代的步伐。我们亚洲企业速度快很多,今年新产品三分之二是亚洲公司做的,这有很大进步,如果再给我们一段时间,就有条件改过来,但没办法,这个过程需要很多投入,现在我们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做这件事。

    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:明基放弃西门子手机业务后,在德国社会中造成了很大的震动,这会在多大程度上损害明基在欧洲的品牌?

      李焜耀:对于德国政府和民众的态度,我们可以理解,毕竟德国有这么多人失业,已经不是经济问题,而是社会问题,西门子最大客户之一是德国政府,需要有人站出来讲话。

      在整个欧洲地区,明基品牌的损害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大,通过我们在当地每个国家分公司的调查,认为这件事对德语系国家的影响会比较大,但当争议解决后影响就应该不大了。而德语系对明基品牌有很多负面的影响,基本围绕在员工方面。从

    #p#副标题#e#

      在并购西门子一役中代价惨重的李焜耀痛定思痛:慢慢寻找成为国际品牌的机会

      宣布放弃西门子手机业务惨淡记忆已经过去两个月了,与一年前并购西门子手机业务时的意气风发相比,李焜耀略显憔悴,这位54岁的企业明星还没有完全从如此巨大的挫折中摆脱出来。
     
      “这60多天来,大家都在找我,刚宣布放弃的时候有很多事需要处理,我不方便和大家谈。”昨天,李焜耀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专访时说,“现在很多事情已经解决或告一段落,我需要对大家有个交待”。李焜耀在思考或回答问题的时候,偶尔会愣一下,声音中还透着苦涩。

      明基将成为华人企业海外并购失败的典型范本?也许很多人这样认为。

      对于主动放弃西门子德国手机子公司,李焜耀承认并购前思考得不够,摔了一个大跟头,并且错过了将明基打造成全球品牌的绝好机会。但是,李焜耀认为当明基看到西门子手机业务的亏损可能继续扩大,他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不作出这样一个放弃的决定,支持他的还有明基的大股东、宏碁董事长施振荣。

      “与西门子有争议的问题,还在协调中”

      李焜耀说,当明基再也承担不了巨额的支出时,首先想到的就是保住原有业务的良性发展,才能再作打算。

      在宣布放弃之后的60多天里,李焜耀面临着巨大的压力。他告诉本报记者,德国政府和西门子那边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。“现在基本解决完了,但有些不能讲。”李焜耀说,处理过程中比较棘手的问题很多,因为明基不了解法院接管方式等问题。另外,如何处理西门子手机业务3100位员工的问题也是个大麻烦,现在被解雇的员工已达到1900多人。

      “现在我们必须离开,交给他们,和西门子有争议的问题,还在协调中。”李焜耀说,由于合约中西门子需要给明基的补偿中,还有1.17亿欧元没有到位,也许未来还有很多争议。

      “过去补助的部分全部是送到了德国,没有送到亚洲来,剩下的部分是年底必须付的。”李焜耀说,他们会否付我不知道,但合约里写的是这样。

      在一年前进行并购时,李焜耀完全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的结局。“明基计划在一年的时间里完成整合,而整个过程可能会亏损4亿欧元,于是准备了8亿欧元,希望今年第四季度能够收支平衡。”李焜耀说,西门子手机业务亏损扩大是明基始料未及的。

      这一年时间花去了明基准备两年的投入,如果再补贴下去可能还要一倍资金,但明基需要考虑到亚洲的业务,再拨出更多资金到欧洲已经承担不起,而且准备这些钱对公司来说风险太大,万一不成功还是一样要面临现在的局面。“现在至少让亚洲业务保留住,再重新出发,至少留得青山在,否则我们没有把握。”李焜耀说。

      “节流”做到了,问题出在“开源”

      对于亏损的原因,李焜耀认为是西门子推出新品的速度出了大问题,导致资金链断了。

      “过去一年,开源节流的工作我们一直在做。”李焜耀说,节流就是把成本降下来,明基把西门子手机业务在欧洲的研发中心从六个减少到三个,然后又减少到两个,而且把全球的手机生产工厂全部关掉,转移到上海。李焜耀称,过去一年中,西门子手机业务的成本节省了25%,事实证明“节流”明基做到了。

      问题出在了“开源”上。李焜耀认为,“开源”是减少西门子手机业务亏损的最重要一步,明基需要靠高端手机产品赚钱。但是,西门子所有高端产品的出货日期都落后原来的目标一个季度以上,这就使其销售价格达不到原来的目标,使亏损继续扩大。

      “明基董事会发现亏损再扩大下去我们承担不起,太庞大了。”李焜耀说,明基西门子到现在已经亏掉8亿多欧元,除掉西门子方面的补助,明基从台湾拿过去的现金将近7亿欧元。“这些费用再扩大下去,明基在台湾和大陆很多资金和优质资产就会都断送进去。”李焜耀说。

      放弃西门子手机业务之后,明基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3C业务上,并且会将战线收缩到亚太、东欧和中东等主战场上。

      “我们确实错过了一个成为全球品牌的机会。”李焜耀说,现在需要做的是慢慢来,理性地看待问题,总结后寻找其他方面的突破,再慢慢寻找打造成国际化品牌的机会。

      李焜耀:明基品牌受损不像想象中那么大

    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:明基在整合西门子的过程中,主要是新品推出的速度出了问题,你们遇到了什么困难?

      李焜耀:西门子是一家一百多年、有着很深传统的企业,整合复杂度超过预期。我们的亏损最主要是新产品的推出一直落后于计划的时间点,这关系到研发部门及一系列小的团队的效率,我们还没那么快去掌控它。由于西门子手机业务大多外包出去,研发管理上需要协调的方面太多,导致管理复杂度超乎想象。

      我们当时就希望将外包团队转变成自己员工,但西门子不准再加人,我们认为这很奇怪,但在他们那里却很正常。第二是由于研发据点太分散,导致沟通的成本和时间大大提高,我们在这一年中将欧洲六个研发中心整合成了三个,又整成两个,但还是太分散。

    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:西门子手机此前在运作的速度上向来慢于诺基亚、摩托罗拉等公司,你们在这方面的改造为什么没成功?

      李焜耀:并购前我们就知道西门子手机在研发和推出新品上的速度比较慢,但我们希望通过亚洲企业的弹性、速度以及人力资源成本低的优势,去加快他们更新换代的步伐。我们亚洲企业速度快很多,今年新产品三分之二是亚洲公司做的,这有很大进步,如果再给我们一段时间,就有条件改过来,但没办法,这个过程需要很多投入,现在我们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做这件事。

    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:明基放弃西门子手机业务后,在德国社会中造成了很大的震动,这会在多大程度上损害明基在欧洲的品牌?

      李焜耀:对于德国政府和民众的态度,我们可以理解,毕竟德国有这么多人失业,已经不是经济问题,而是社会问题,西门子最大客户之一是德国政府,需要有人站出来讲话。

      在整个欧洲地区,明基品牌的损害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大,通过我们在当地每个国家分公司的调查,认为这件事对德语系国家的影响会比较大,但当争议解决后影响就应该不大了。而德语系对明基品牌有很多负面的影响,基本围绕在员工方面。从

    #p#副标题#e#

    另外一个角度看,一家企业一年亏损8亿欧元,员工肯定是有责任的。德国也有民众可能选择了一个不太对的角度看这件事。

    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:这次并购失利后,明基需要总结哪些经验和教训?

      李焜耀:明基总结出来的经验,有很多内部的教训,各个部门都要总结。我的想法是:第一,公司资源的规模是否准备充足,这是个限制条件,如果资金准备不够,将会成为整合过程中致命的瓶颈;第二,评估过程中体现的风险及我们对风险的承受度是否足够,在我们并购西门子手机业务的过程中,出现的困难比想象的大很多;第三,在并购后一定要用自己运作的系统,套在被并购方来做,但这是跨国,套在德国这样有优良传统的国家企业上,需要足够的时间和很强的沟通能力。

    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:明基的资金链已经出现问题,你们将怎样解决?

      李焜耀:我们短期内少了7亿欧元的资金,但好在集团资产还非常大。近来,我们内部在调整,要卖掉一些边缘公司的股份来换现金:我们会卖掉包括友达光电等公司的一部分股份,获得足够的发展资金。我相信,明基的财务结构有一年多就能调整到比较好的状态。



    •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 查看所有评论
    • 表情:
    • 评价:
    • 匿名发表 登录 | 注册
    • 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