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最好的健康公益网站! [登录] [注册]
会员中心|TaG标签|网站地图|RSS订阅|在线留言|百度新闻

  • 热点搜索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健康 > 心理健康 > 心理知识 >

    灾区孩子心理:说地震好玩

    来源:深圳新闻网 发布者:(责任编辑:高 时间:2009-01-15 10:56
    文章摘要: 灾区孩子心理:说地震好玩
       自闭多数孩子说地震“很好玩”

      对灾区不少孩子的这种异常表现,心理专家称这是他们自我封闭痛苦的本能

      “这很可能是孩子们自我防御、自我逃避痛苦的一种手段。”——心理医生于东辉

      映秀镇少年小凯(化名)徘徊在已成一片废墟的映秀小学教学楼前,脸上神情平静,甚至看不出一点哀伤。 事实上,在小学教学楼一侧的一片乱石碎瓦堆里,正埋着他的母亲。记者在震区采访时,遇到很多像小凯这样表现异常的青少年。很多孩子在被问及地震后的感受时,竟然说很好玩。有心理专家表示,这其实是年少的孩子们自我封闭痛苦的一种本能。

      小凯:11岁,映秀小学六年级学生,父母双亡

      震后没人见他哭过

      小凯是映秀小学六年级的学生,地震来时,坐在前排的小凯很快钻到了桌子下,随后他看见讲台上方的水泥天花板正在往下掉石块,讲台处也慢慢裂了个大口子。他钻出桌子想拉住老师,但没有拉到。随后,他和其他同学一起向窗户一侧跑,最终从窗口跳楼而下,避免了被埋的厄运。因为逃跑及时,小凯也没受什么伤。

      5月15日清晨,记者在映秀小学的操场上见到了小凯。当时四川森林武警部队的官兵们正在现场搜救,操场上摆着一具具已经被挖出的尸体,他们都是映秀小学以及校内幼儿园的师生,数十名前来寻找子女的家长以及幸存下来的老师都在哭泣。

      小凯当时就站在操场上默默地看着这一切。在采访小凯时,他的神情始终平静,没有恐惧也没有悲伤。他的话也不多,说话时总是显得特别淡定。起初,记者还以为他是一个全家幸存的孩子。“他的妈妈是映秀幼儿园的老师,这次可能也被埋了。”和小凯一样侥幸逃生的同班女同学鲜鲜告诉记者。

      “你的妈妈呢?”在询问了小凯的名字后,记者问。

      “在那里面。”小凯指了指他刚才一直在观望的那片乱石堆说。小凯说,地震发生时,他的母亲正在上课,没有逃出来。至记者采访的当天,他母亲的尸体都没有被挖出来。

      “你的爸爸呢?”

      “他被埋在家里,还不知道死没死呢。”小凯眨了眨眼睛,语气很淡漠。随后,他没有再说话,往幼儿园那个方向走了几步,继续平静地观望。

      “他其实是一名孤儿了。”鲜鲜同情而伤感地告诉记者。鲜鲜的父母因为都在外地打工所以躲过了一劫,但是她舅舅一家却被塌屋掩埋。震后,鲜鲜和在映秀漩口中学的弟弟都伤心地哭了很久。“但是我们都没看见他(小凯)哭过。”鲜鲜说。

      page 小贵峰:10岁,水磨镇小学六年级学生,妈妈丧生

      妈妈走后就很少说话

      同村的几个孩子在玩耍着,小贵峰默默地呆在一旁看着,不说话。小贵峰是汶川县水磨镇大槽头村人,10岁,今年上小学六年级。地震前,爸爸在广西的矿里打工,他和妈妈在家。记者采访受灾村民的时候,几个小孩子都围在旁边,大人们蹩脚的普通话让他们毫无顾忌地哈哈大笑,小贵峰站在一堆小孩里,只是低着头,用手抠着指甲。

      记者想找两个孩子了解一下地震时镇里学校的情况,于是便把小贵峰拉到跟前坐下,他满脸通红。

      他腼腆地坐着,低着头,还是不说话。“娃,别怕,好好和记者叔叔说啊!”旁边的大人轻轻抚摸着他的头。小贵峰终于开口了,他断断续续地讲述了地震当时的情景。很平静,也不惊恐。

      “我就在学校等爸爸妈妈来接我,等了两天爸爸才来。”小贵峰说。“你妈妈呢?她怎么没去接你?”记者问出这句话时已经后悔莫及。小贵峰眼睛一红,眼泪已经刷刷地流了下来。

      她的妈妈死了。老乡们都不说话,小贵峰的爸爸坐在棚子里抽着烟,眼睛也红了。“孩子,别哭。”记者轻轻地将小贵峰抱在怀里,抚摸着他的头。

      “他妈妈走了以后就没怎么说过话,可怜啊!”村里的老乡都心疼小贵峰,但小贵峰连日来都很少开口说话,也不笑。

      记者走时,看到小贵峰一个人在废墟堆里用砖石堆起了一座“房子”。

      page 小宇磊:7岁,映秀小学一年级学生,同学大部分丧生

      高兴而孤独地玩耍

      魏宇磊的一家从废墟里搬到了一个沙丘上,新家的墙是用竹席围起来的。土豆、包菜和几条蔫了的黄瓜堆在门边。宇磊对这里的热爱似乎胜过了以前的家。但是他好动的习惯让父母开始担心起来。

      “老在沙子上面玩,沙丘就会垮掉的。”看着自己的孩子一个劲地在斜坡上踩沙子,他的父亲不由得担心起来。但小宇磊已经把这里当作一个天堂,“你看,我的家在这里是最高的。”说着,他又跳下了沙丘,骑到了一辆没有轮子的三轮车上,天真地笑了起来。

      在这片废墟上,被砸坏的汽车、罹难者生前的玩具,甚至包括仍然埋有尸体的瓦砾堆,都成了他嬉戏的场所。但是整个映秀镇,像他这样幸存的并还留在镇上继续生活的,已是寥寥无几。尽管小宇磊说自己很高兴,但是他也不否认自己其实很孤独。

      尽管宇磊只有7岁,但是一年下来,他已经能记下自己班上所有同学的名字。然后地震以后不足半个月,他已经想不起太多了。他是他们班61人中幸存的5人之一。

      “班上其他的同学呢?”跑在记者前面的宇磊没有回头,而是边跑边跳地大喊了一声:“都死了!”

      而他对逝去的同学也没有任何怀念,只是说:“我想他们个屁屁。”

      当记者临走要给他拍照留影的时候,他突然冒了句:“走开,你这个臭照相的。”

      page 专家说法

      心理医生于东辉:孩子们用高兴驱赶悲伤

      来自广东的心理医生于东辉说,也许灾区孩子们的欢笑、淡漠、隐忍等表现,在很多人看来有些异常,但他个人认为这种反应其实也是正常的。

      “这很可能是孩子们自我防御、自我逃避痛苦的一种手段。”于东辉说,孩子们年纪小,爸爸妈妈没有了,同学朋友没有了,他们不像成年人那样能承受灾难带来的巨大伤害。这个时候他们往往会启动自我防御的本能,把痛苦封闭起来,用高兴、冷淡以及超过年龄的隐忍来驱赶悲伤。灾难使他们的心理年龄迅速成熟,于是在没任何引导的情况下,直接采取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,用无所谓的态度来保护自己,“这样的话就不会那么痛苦了”。“其实他们这样的表现并不一定就是坏事。”于东辉认为,孩子们的这种自我防护在灾难时往往能提高他们生存下去的几率,“痛哭、悲伤会耗费很多的精力和体力,使得他们无法去寻找好好生存下去的资源。因此,这样无所谓的态度在短期内是有益的。作为心理医生应该接受这样的状态。”但于东辉也说,无论短期内如何封闭痛苦,丧失亲朋的残酷事实,孩子们迟早是要面对的。等到他们到了一个安全的环境,就有可能爆发出压抑的悲伤,到时候便需要依据情况进行心理治疗。“有了好的环境的支持再进行心理治疗,这样的效果会比在灾区时直接干预好。”于东辉说。

      心理医生李琳:有孩子说紧张竟遭嘲笑

      志愿者、心理医生李琳告诉记者,她在参与辅导一些幸存小学生时曾颇感纳闷。当时,学校在倒塌的校舍旁搭起了帐篷复课,李琳问孩子们对地震的感受,大多数孩子都举手说“很好玩”。一个孩子与众不同地说有些紧张,竟然遭到了其他孩子的嘲笑。随后,李琳等志愿者又组织孩子们玩一些简单的放松游戏,结果孩子们玩得特别兴奋。“发生了这么大事情,他们的不少同学、亲属都被埋,怎么他们这么兴奋?”这是李琳的一个疑问。

      (李国辉 黎广 尹政军)
    (责任编辑:高原)
    •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 查看所有评论
    • 表情:
    • 评价:
    • 匿名发表 登录 | 注册
    • 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